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金耳動態 > 詳細內容
金耳動態 News of JINER
 
小崔鄉村教師培訓側記:照亮別人時 不毀掉自己
消息來源:金耳音響官方網站 網址:www.fvgt.icu  發布時間:2012-8-19  瀏覽:2260次
 

  在崔永元看來,忍辱負重可能是鄉村教師的一個美德,他們忍得了、負得起,但社會得給予他們尊重。“我希望我們的鄉村教師走到哪都得有橫幅,就像首長那樣,鄉村教師完全配得上這份尊重。” (張紅峰/圖)

  龍騰現在在通道縣獨坡鄉教學質量最好的獨坡村小學教書,任教務主任,學校一共有15名老師,一半都是代課老師。 (張紅峰/圖)

照亮別人不毀掉自己:小崔鄉村教師培訓側記

  原文標題:照亮別人的同時,能不能不毀掉自己——崔永元“鄉村教師培訓計劃”側記。

  活了38年,鄉村代課老師龍騰生平第一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看升旗。前一夜,他凌晨兩點半就爬了起來。為了以示莊重,特意用水蘸濕梳子,一遍遍將頭發梳得溜光水滑。

  2012年8月11日凌晨5點,天安門廣場已經人山人海。50米外,警衛人員用一條白繩將普通觀眾與升旗區隔開。龍騰和同行的另外109名鄉村教師站在警戒線內的“禁區”里,距離旗桿不足十米。

  龍騰全程踮著腳尖,睜大雙眼,生怕漏過了哪個環節。他要回去講給他的學生們。“國旗班的士兵們是挎著槍保衛國旗的,像保衛生命一樣!”他搖著一面花一元錢買來的小紅旗,有些哽咽。

照亮別人不毀掉自己:小崔鄉村教師培訓側記

這天夜里,龍騰和鄉村教師們還第一次去“鳥巢”看了一場意大利超級杯足球賽,尤文圖斯隊對那不勒斯隊,他們坐在第一層最靠前的VIP位,分不清哪支隊是哪支隊,但無論誰進球,他們都學著周圍的球迷起身鼓掌,做人浪,吹口哨。龍騰所在的學校里沒有足球場,孩子們常常拿著排球當足球在野地里踢。看著球童將球員們領進場,龍騰一臉羨慕,“那些小孩真幸福!”
龍騰是崔永元公益基金2012年“愛飛翔•鄉村教師培訓”的110位湖南鄉村教師之一。“愛飛翔”從2007年第一期做起,至今已是第六期。崔永元希望給老師一般人享受不了的“特權”。

一袋子榮譽證書

2012年8月10日,“愛飛翔”第六期開班儀式在北京四中大禮堂進行,培訓為期十天。龍騰和另一位鄉村老師作為教師代表將在開班儀式中發言。志愿者告訴他們,講話不能打草稿,不要說感謝的話,說說自己的故事。
第二天,“守規矩”的龍騰拿著話筒就停不下來了,他做了三分鐘發言,沒有停頓。“在貧困山區,代課老師可以說是農村義務教育的支柱,我是一名代課老師,我不會自卑,我喜歡這份事業……不管今后的道路怎么樣,我依然會一手握著鋤頭,一手拿著粉筆。”發言完畢,龍騰說自己憋了15年眼淚,臺上臺下哭成一片。
龍騰是湖南省貧困縣通道縣獨坡鄉金坑村人,1997年龍騰從通道縣教師進修學校畢業,成為獨坡鄉一個苗寨“本土寨”本土小學的一名代課老師,那時他的工資每月80元。
本土小學距離龍騰家金坑村要走上四五個小時的山路,龍騰是學校里惟一的老師。所謂學校,也就是一間平房,隔成兩半,一半作教室,一半作教師宿舍,沒有圍墻,也沒有操場。
小學一、二年級的學生混在一起上課,一年級六個學生,二年級九個。教室內沒有燈,有時加班輔導,需要點上蠟燭。學校與苗寨間隔著一條小河,沒有橋,學生們上學、放學就撿來一塊木板劃過。補課到天黑,學生們放學回家不安全,龍騰就一個一個將學生背回家。
過了一學期,因為教學成績突出,龍騰被調回老家金坑村,任小學語文老師。比起本土小學,金坑小學的條件好了許多,學生二百多人,教室也從一層平房,換成兩層磚木結構的樓房。龍騰在金坑小學教了七年,既是班主任,又是學校的教務主任,每年都獲得“優秀教師”、“優秀班主任”稱號。那時,他的工資也從80元漲到450元,但這不足公辦老師工資的一半。
2005年,金坑小學來了不少公辦老師,代課老師龍騰沒了位置。他被分配到最偏僻的教學點通道小學,不通汽車,只能走7個小時的山路。“公辦老師不愿意去,只有讓代課老師上,如果不去,就連老師也不讓當了。”龍騰說,那幾年他輾轉在通道縣的各個偏僻教學點教書,哪里有窟窿,哪里缺老師,他就堵上去。村里的青年們紛紛去沿海打工,他的朋友也勸他出去,就是刷盤子,一個月也能掙一千多元,不要把青春都浪費了,龍騰都拒絕了,“這是一種感情,割舍不了的”。
每次換個教學點,龍騰必帶兩樣東西,一是衣服,二是一袋榮譽證書。“雖然那已經是歷史,但當我覺得自己非常寒酸的時候,翻一下榮譽證書,就覺得好像又可以挺過去了。”龍騰說。
來北京前,龍騰的生活半徑沒有超過通道縣,他惟一坐過的交通工具是汽車。還有一次,還在上中學的他實在是太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就跟著幾個小伙伴走幾個小時的山路去運煤的小火車站,爬上運煤車,站在車頂看著道路兩旁的樹木從他們身邊呼嘯而過。到了下一站,滿手滿臉都是烏黑的。北京對龍騰來說遙遠得像個夢。
當“去北京”就在眼前時,它化成了從金坑村到通道縣的兩小時中巴車程,從通道縣到長沙的8小時大巴車程,從長沙黃花機場到北京首都機場的兩小時航程,“一切都是第一次”。
一下飛機,看著四通八達的馬路,龍騰問:“你們這里的馬路都是通向各個方向的嗎?”在龍騰那里,只有一條通到村里的路,路通到村口就消失了,變成了土路。龍騰的故事,絕不是孤例。
“你們城里有沒有賣小孩的?”
“開班儀式”時,崔永元來到現場,當他和四中校長從貴賓室出來時,他問一位志愿者自己應該坐哪兒——通常他的位置是第一排正中間。沒想到志愿者回答:你們就在邊上找一個地方坐著就行了。剛在角落里坐定,另一位志愿者來叮囑:等會鄉村教師進來時,你們要帶頭鼓掌,記住了嗎?崔永元趕緊點頭:記住了!
“我特別喜歡他們這種根本不把誰當回事,不是說誰官大誰就厲害、誰有名誰就厲害。既然這個活動的主角是鄉村教師,要把所有的榮譽都送給他們。”在崔永元眼里,這些志愿者是“愛飛翔”活動的幕后英雄。600位志愿者爭奪20個志愿者的職位,有的人不得不“走關系”才能當上志愿者。
每年“愛飛翔”選拔鄉村教師參與培訓時,志愿者們都會提前幾個月到鄉村實地考察。他們會碰到很多稀奇古怪的問題,有的孩子會問,“你們城里有沒有賣小孩的?”
查建渝是“愛飛翔”上海站最大的“志愿者”,上海站活動的總負責人。一次查建渝偶然聽說了崔永元的“愛飛翔”計劃,專程跑到北京觀摩,并與崔永元溝通,每年也選拔鄉村教師到上海看看。2010年,“愛飛翔”上海站成立,迄今為止,做了三期。他記得有一次,一位志愿者去貴州山區,陪同鄉村教師們乘大巴到貴陽坐飛機,一位小學校長坐在這位志愿者旁邊,從未離開過山區的校長問道:你們上海很大吧,每天出門都是坐飛機的嗎?
有一年,志愿者們在收集鄉村教師們帶來的學校孩子的“心愿”時,發現許多孩子想要一雙球鞋、一本書,惟有一位孩子的心愿是要一張床單。這個孩子是留守兒童,常年父母不在身邊,跟著外婆生活。他發現,外婆的床上有一張白色床單,外婆總是洗了再鋪上,永遠不換。外婆不是不想換,是她只有這一張床單可用。
8月12日這天下午,龍騰和鄉村教師們在北京昌平區吉利大學的一間階梯教室上了一堂心理課。課間休息,一位來自湖南安仁安平中學的鄉村教師段海濤哭了起來。段海濤的女兒15歲,妻子常年在外打工,三五年回來一次,父女倆相依為命。平時父女都住在學校,有自己的生活,還算充實;一到周末放假回家,兩人的情緒都降到冰點,彼此不說話,心里特別孤單。“我們缺少的是家庭的溫暖,這些是外人看不到的。”他說。
在段海濤的班里,心理壓抑的孩子不是少數。有一個孩子住在地下室,因為生活太苦,母親跑了,父親外出打工,孩子跟著奶奶生活。奶奶年紀大了,耳背,口齒也不清楚,沒法溝通,孩子常常只有一個人。在教室里,他也從來不跟人說話,看人的眼光都是發直的。班里強勢一點的孩子常常欺負他,他也不說話,經常一個人坐在角落發呆。
“百分之七八十的留守兒童是沒有父母在身邊長大的,這些事情我們無力解決。我們也沒法解決販賣人口、勞動力流失、贍養老人,包括對下一代撫養的問題,下一代的心理問題。”査建渝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人們把老師比喻成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我完全不贊同。這是不把老師當人,照亮別人的同時為什么要毀掉自己,就不能不毀掉自己嗎?我覺得教師應該是自帶蓄電池或者發電機的燈泡。我不敢說代課教師是中國教育的脊梁,但是我敢說他是中國教育的腳板,是穿著草鞋長滿老繭的腳板,沒有這個腳板中國教育早就趴下了。”鄉村教師培訓“名師講堂”嘉賓易中天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返回列表
 
 
新聞中心 News
 
金耳動態 News of JINER
特惠活動 Preferential activities
工作機會 Job opportunity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地址:北海市解放路人民劇場里面(一、二、三樓)

電話:0779-2034627

傳真:0779-2038272

郵件:[email protected]..

 
精彩推薦 Cream
 
 
 
 
 
 
網站首頁 了解金耳 榮譽資質 新聞中心 產品展示 演出租賃 工程案例 工作機會 聯系我們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 今年 红包三公玩法及规则 第1彩票网报彩票 手机牛牛 八哥三肖六码3肖6码 可以提现的牛牛棋牌游戏 盈利彩票网 007足球即时比分 三分快三技巧 时时彩计划 时时网 赛车qq计划群 江苏时时规则 宝宝在线软件下载 北京时时官网 混合组选奖金是多少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